不请自来

感觉自己萌的cp不太冷了!!

想念(后续)

    王振文说完话,回到家,喝了一点酒就睡着了。
  一夜无梦。
  第二天,王振文起床时已经迟到了,平时花店开门是8点。
  现在已经10点了,要开始准备午餐了。
  “嘭!”
  什么声音?小偷吗?谁家的小偷胆子这么大,敢大白天的入室偷东西?
  王振文起身,从衣柜里拿出一根大的衣架藏在身后。
  小声的打开房门走出去,声音好像是从厨房传来的,猫着身子,掂起脚尖,慢慢的往厨房走去。
  走到厨房门口,看到一个背影,是一个男人,他穿着一件橘色帽T,下面是浅色九分牛仔,和一双休闲球鞋。
  穿的还蛮有品味的,这还是小偷吗?
  王振文越看越觉得他的背影熟悉,心口一震,会是他吗?不可能,他明明已经死了,连尸体都没有,就这样消失了。
  王振文大喊一声,“你是谁!”
  王振文只看他慢慢的转过身。
  不可能,我在做梦吗?他还活着!!!
  “哥…是你吗?”王振文被震惊到只说出干巴巴的一句话。
  “是你吗!?哥!”
  王振武点点头,“是我,我回来了。”
  王振武向王振文张开双臂,不等王振文反应就大步走向他,将他搂入怀中。“振文,是我,我回来了。还有,我好想你。”
  王振文不敢相信,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就这样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他兴奋高兴,但是也害怕。
  他怕,这是一场美好的梦,等到醒来的时候,却变成了真实的噩梦。
  “哥,我好怕这是一场梦,我怕...”没等王振文说完话,王振武就不由言说吻了他。
  这场吻持续了两分钟,可对王振文来说是一个世纪。
  在这个世纪里,他由不可置信变为相信王振武回来了,到高兴,最后心中剩下开心与苦涩并存。
  “哥,我...”
  王振武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妈妈和叔叔已经知道我回来了,并且同意我们在一起了。”
  王振文听到他说的话,看着他的眼睛,“真的吗?”
  有眼泪落了下来。
  王振武轻轻的吻去他的眼泪,温柔的问他,“哭什么,不开心吗?”
  “开心,只是太惊喜了,所以才会...”
  “那明天我们一起回家一趟吧,叔叔和我妈都很想你,你已经很长时间没回家了。他们当初也是为了我们好,所以才会那样逼我们,但是他们现在已经想清楚了,他们不会离婚,也不会再让我们分开了。”
  王振武看着王振文有点红红的眼眶,心里止不住的心疼,他太清楚这几年王振文是怎么过的,王振文发来的邮件他也看过,有几次差点就要忍不住飞回来了。
  “对了,新闻上不是说你死了吗?为什么你...”王振文才想起来王振武为什么会死而复生。
  “哦,因为我要上飞机的那天出了车祸,然后脑袋被撞到了,失去了记忆,不记得自己是谁了,所以花了点时间想起来。”只是记得“振文”这个名字而已。
  “那你现在没事了吧!?”说完就要摸摸王振武的身体。
   王振武拉住王振文的手,“振文,我没事了,真的没事了。相信我,我不会再离开了,在我有生之年,我都会和你在一起。”
  两个月后,王振武王振文一家人都搬到了荷兰。
  王振武和王振文在荷兰举行了婚礼,虽然没有结婚证,但是他们有父母的祝福,还有朋友的祝福,甚至还有陌生人的祝福,他们幸福,足矣。

  有话说:首先谢谢一个你的梗 @HOT ,因为这篇本来是be到现在写了后续,变成了he。还有就是,里面有些老梗,不喜勿喷哈!

想念

清明节文,慎入!
文笔较渣,不喜勿喷,谢谢。

  “哥!不要丢下我,别走!”

王振文猛的睁开眼睛,大叫一声, “哥!”
  王振文看看四周,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只是没有了那个人。
  五年前,王振武离开这里,王振文一直等着他回来,所以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变了的只有人,从两个人变成了一个人。
  王振文在家的附近开了一家花店,生意虽然不是很好,但是足够养活自己,还可以存一些积蓄。
  今天是清明节,来买花的人很多,特别是菊花一类可祭拜的花类几乎卖的断货。
  四点了,今天王振文提前了两小时关门,并拿着提前留出的白菊出了门。
  上了公交车,人不多,王振文找了一个双人位,自己坐在靠窗的一边,把花放在另一边。
  王振文看着窗外,车子停下来等绿灯,一对高中生走过来。
  “哥,等下去吃什么?”个子稍矮的男生对另一个高个子男生问道。
  “你想吃什么?”高个子笑问
  “不知道诶,你吃什么我吃什么好了。”
  “这样啊,那我们等下去吃...”
  车子启动,王振文也听不到他们的对话了。
  王振文听到他们的对话,想到了王振武。那时候他们也是这样,但比这个更甜蜜。

  从高一两人确定关系,一直到到大一,两人小打小闹,甜甜蜜蜜的。
  但是大一有一次放假时,两人习惯性的一吻被王振武妈妈看到了。
  王振武妈妈一脸震惊,大喊道,“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武:“妈...我们在一起了。”
  王振文爸爸听到声音也出来,“什么在一起了?什么事干什么喊这么大声音?”
  武妈妈:“你自己问吧!”
  文:“爸,我和王振武在一起了,我们两人在谈恋爱。”
  文爸爸:“什么!?你们怎么能...怎么能在一起呢?你们是兄弟啊!”
  文:“可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啊!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武妈妈:“小文啊,虽然你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你们在法律上是兄弟,如果在一起了,别人会怎么看你们?”
  文:“可是我爱王振武!阿姨,我很早之前就爱上他了!”
  文爸爸:“荒唐!你居然喜欢上你哥哥!”
  文:“他不是我哥哥,我从来就没叫过他哥哥!”
  武妈妈:“振武,你呢?你也是这样想的?”
  武:“是的,我也爱王振文,并且我们从高中就在一起了。”
  文爸爸:“什么!?你们居然瞒我们那么久?不行,你们现在就给我分开!你们不要面子,我还要面子,我丢不起这人!”
  文:“爸,为什么不让我们在一起,我们两个互相都爱对方!”
武妈妈:“可是相爱的两个人不是都可以在一起的,你们两人的身份不允许你们在一起啊!”
  文爸爸:“是啊,难道你们要一辈子活在别人的流言蜚语中吗?” 
  武妈妈:“或者,是要让我和你们爸爸离婚吗?”
  王振文和王振武沉默,他们要这么自私吗?
  过了许久,王振武率先打破沉默,开口,“好,我们分开。”
  王振文听到他这样说,一脸不相信的看着他,“为什么?”
  “因为我不希望他们离婚,因为我是胆小鬼。”
  王振文哭了,“好,我们分开。”
  到第二天,王振武不见了。
  阿姨说他想出国玩两年,散散心,所以连夜离开了,并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只是给了他足够的钱。
  王振文离开了家,自己搬到了他和王振武在外面租的房子里,开始了一个人生活。
  毕业后,开了花店,有了钱,就把房子买下来了。
  而在外生活的三年里,王振文很少回家,除非必要的节假,或是他们强迫他回家。
  这三年里,王振武只两到三个月来一封信,或者电子邮件,有时甚至半年才来一次,而内容里大致都说的是,他过的很好,时常换地方玩,让他好好的,不要让家里人担心。就像一个哥哥对弟弟的态度,令王振文十分痛苦。
  王振文回过信,可是一次都没有回音,就好像王振武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写的信一样。
  而有一天开始,王振武天天给他发邮件,并在结尾都会打上:“王振文,我爱你。”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两年,到今天。
 
  王振文打开手机,登陆邮箱,看完邮件,果然结尾也有那句话:“王振文,我爱你。”
  “各位乘客请注意,下一站,墓园。要下车乘客请往后门靠拢。”
  王振文拿起花,走到车后门旁边。
  墓园到了。
  王振文下车后,往墓园方向走去,在一个墓碑前停下。
  墓碑上写着“王振武”。
  王振文蹲下来,将白菊放下,人也顺势坐在了地上,头靠在墓碑上。一个人自言自语。
  “哥,我都叫你哥了,你怎么还不回来?”
  “哥,我每天用你的邮箱给自己写信,就好像你还在一样,你觉得我可笑吗?”
  “哥,我听话,你不去国外好吗?”
  “哥...我好想你!”
  “哥,如果你两年前没回来该多好,你也不会因飞机失事而遇害,你应该还好好的在家,而不是被埋在这里!”
  “王振武,我恨你,居然留我一个人。”
  ……
  “王振武,我爱你。”

  午夜梦回。
  “哥,不要丢下我,别走!”
  “好,我不走,不丢下你。”

兄弟2

  王振武最近很烦躁,因为一个女生,还因为那个女生喜欢王振文。
  两天前,一个名叫莉琪的女生在放学后趁振文不在来找王振武,并且告诉他她喜欢他弟弟,还带来了一份礼物,与他交换了line,最后还强调一定要告诉振文她是谁。
  烦,真烦。
  王振武有一种可怕的想法,他希望这个女生可以消失,再也不会出现在振文的面前,这样振文就不会知道这件事了。
  有些粗暴的打开礼物,丢掉包装,哼,还是自己做的曲奇啊。王振武觉得肯定不好吃,黑乎乎的,像发霉了的,还是不要给振文吃好了,免得振文吃了拉肚子。这是身为哥哥正当的担心。
  今天要去排球集训,早上8点需要在学校集合。
  王振武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时间,7点5分,快一点的话,还来得及吃早餐。
  起来洗漱完后,去做早餐。
  早餐做完时已经7点半了,而振文还没醒。
  王振武走进王振文的房间,看到床上的一团,枕头上有一小撮头发露出来,不自主的笑,脸上的宠溺连自己都没发觉。
  “振文,振文?起来了。”不醒,动手推推。“起来了,今天还要去集训,你不想去吗?再不起来,就要来不及吃早餐了。”
  王振文听到集训两个字,瞬间清醒,一睁眼就看到王振武的脸,吓了一跳,差点蹦起来。
  一把推开王振武,“哥!我马上起来了,你让开!”
  说完就拿着衣服,溜进了卫生间。
  王振武无奈的摇摇头,“还是这样毛毛躁躁的。”
  等他们吃完早餐,时间已经快来不及了。
  于是两人一路狂奔,“哥,你应该早点叫我的!”
  王振武听到这话,无奈,“我的错,不要再说话了,快点跑吧。迟到了,教练很可怕的。”
  王振文想到教练,浑身一紧,但一想,我又不是打球的,我只是个记录整理数据的,还好还好。“嘿,哥,反正我又不用打球,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
  结果两人到了以后,还有许多人都没到,队长居然是最后一个到的。
  都到了学校,就要出发去集训了,一起坐大巴去。
  王振武拿着两人的行李去放,王振文就先上车了。
  两人坐在一起,王振武还带了一些零食,一拿出来,被眼尖的坐在旁边的夏宇豪看到,“诶,居然带这么齐全,分我一点啊!”说完手就伸出来。
  王振武把东西一缩,“这是振文的。”
  “不给算了”,夏宇豪撇撇嘴巴,小声嘟囔,“哼,小气鬼,弟控。”说完还转过去看着队长邱子轩手中的饭团,“邱子轩。”
  王振文听到夏宇豪要吃的,“喏,给你的。”把手中的奶茶给了夏宇豪。
  王振武看到王振文这样,也就没说什么了。只是心里有点不舒服,总感觉自己居然比不上夏宇豪,我是哥哥诶。
  车上闹哄哄的,大家都很兴奋。
 
  叮咚,手机有消息,“礼物给他了吗?他怎么说?”
  王振武不想回消息,看了一眼就直接把手机关了,不理她也没关系吧?反正我很忙,没时间很正常。
  虽然没有回,但是心里一直不平静,烦躁又来了。

兄弟

  王振武今天认识了一个人,是一个他原本认识但不熟的人。他们两个很合得来,因为两人很像,有着相同的感情。他说他叫程清,是明星。
  王振武以为明星都很高傲,但是没想到程清很亲民,可能是他们两人太像了的原因吧,都爱上了一个原本不该爱上的人。
  “我烦了。”
  “你烦什么?”
  “你,我烦你。”
  王振武又想到王振文说的话,想到了他的表情,不耐烦。
  啧,心里烦躁。
  一小时以前,王振武刚吃完晚饭,准备回家。刚转身就碰到了一个人,抱歉还没说出口,门口一阵骚动,回过神来时,已经被拉着跑了一大段路。
  停下来后,王振武半蹲着喘着气,“诶,你是谁了,干嘛拉着我跑?还有你干了什么他们在追你。”
  王振武看他带着帽子口罩和墨镜,以为他是坏人,还准备问的时候,看到他把口罩墨镜都摘了下来,顿时被惊到了,“你,额,程清?”
  程清看王振武认出他,才开口道,“我只拉了你一半的路程哦,后面是你自己跟着我跑的。”说完还眨了眨眼睛,很无辜的看着王振武。
  “诶,我中途停下的话,还不被你的粉丝给轰炸!如果你一开始不拉着我跑不就没这么多事了!”
  程清看王振武真的有点生气了,“好了,好了,我的错,我的错。不过别人要我拉着他跑高兴还来不及,你怎么这么生气啊?你不是我的粉丝吗?”
  王振武一脸嫌弃,“你有什么好,我干嘛要做你粉丝?”
  程清听了也不生气,反而很好奇,“这么说你不是我粉丝,那你为什么认识我?难道是黑粉?看你这样子也不对啊?黑粉应该会开骂吧?”
  王振武听到程清问为什么会认识他,恍惚了一下,在心里回答,因为他喜欢你啊,所以我才会认识。
  “诶,你怎么了?”程清看他有点不对劲,“没事吧?”
  “没事,我要回去了。”
  “等等”,程清拉住王振武,“你有时间吧,我饿了,今天他不在家,你陪我去吃饭吧?”
  “我为什么要陪你吃饭?”
  “哎哟,没事啦,就当粉丝福利?”
  “说了我不是你粉丝!”
  “哎呀,走走走!”
…………
  王振武被程清拖到一间古韵餐馆,要了一件包厢,点了一大堆菜。
  王振武吃惊“这么多你吃的完?”说完又觉得自己多嘴了,又不熟,管他干什么。
  “吃不完打包带走呗,反正我有钱。”程清无所谓道。
  说完又好奇的问王振武,“诶,你刚刚怎么了?”
  王振武又想到了王振文说的话,很烦,“干你什么事!”
  “诶,干嘛生气啊,我关心你诶。”
  王振武看到一个陌生人都可以关心自己,而自己喜欢的人却很烦自己,心里顿时不是滋味。
  也许,可以对他说。
  王振武看着程清,问他,“你有过这种感觉吗?喜欢上一个不喜欢你的人。”
  程清被问的一恁,随后又笑笑,“曾经有过。”
  王振武没想到大明星也会有这种感觉,“是吗,很不好受吧?”
  程清点点头,“很痛苦”,紧接着又摇摇头,“也很甜蜜。”
  程清回问王振武,“你很痛苦吗?”
  “很痛苦,因为他不喜欢我。”
  “那你对他说过你的感觉吗?”
  王振武摇头,“我不敢。”
  程清点头,“我曾经也是这样。”
  程清坐直身体,“这样吧,我说个真实的故事给你听。”
  王振武点头,示意他可以说了。
  “有一对父母再婚的兄弟,因各种原因,两人高中时住在了一起,哥哥也因母亲的嘱咐,对弟弟多加照顾。而弟弟因为从来没有过被人照顾的感觉而喜欢上了哥哥,并且因为一场玩笑,对哥哥告了白。然而哥哥却拒绝了他,并因此还故意远离弟弟,弟弟问哥哥,‘你有没有喜欢过我一点点?’哥哥回答没有,弟弟很伤心,然后离开了那个家。离开家的那段时间,弟弟很痛苦,但是想着和哥哥之前的回忆又很甜蜜。”
  程清停下来,看了王振武一眼,突然笑起来,“后面的下次再说,我要回家了,家里还有人等着我。”
  王振武正听的入迷,却被告知程清要回家了,“喂,你怎么可以这样,很吊人胃口诶!”
  程清一脸赖皮像,“我不管,我要回家了”,说完就让服务生把剩下的东西打包,准备回家。
  王振武急忙喊住他,“诶,电话告诉我,我下次一定要听到结局。”
  程清一脸开心,“好,来交换号码,我下次想说了,就打电话告诉你。”
  刚说完,服务生就把东西装好了,“拜拜咯!”程清说完就走,走到门口是,又转过身来,对王振武说,“其实我就是那个弟弟。有喜欢的人,就要勇敢去告白,不然对方不会知道你的感情,你也不知道对方真正的想法哦!”说完也不管王振武的表情如何就离开了。
  王振武听到后,很吃惊,随后又感到释然,怪不得,我和他气场很像。原来是因为同样求不得。
…………
  王振武回到家后发现,王振文在沙发上看电视,饭桌上还有饭菜。
  他是在等我吗?
  王振文听到响声,转过头来,“哥,你回来了?吃饭了吗?”
  王振武看着王振文,“你吃了吗?”
  “没有,不想吃。”
  王振武笑,“我饿了,你陪我吃吧,一个人吃饭没意思。”
  “好。哥,今天对不起,我不是真的烦你,我只是想独立,不想要你再分心来照顾我。”
  王振武看着他,“独立?”
  “对,我不想拖累你,你已经为了照顾我放弃了自己最喜欢的排球,我不希望你再放弃其他的。”
  王振武很惊讶,他从来不知道王振文是这样想的,那么他,会不会也有一点点和我喜欢他一样喜欢我?

(与原剧有一定的出入,不喜勿喷。这个故事是看了一个小采访才想到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六人约会4

   江劲腾看到其他两对的样子,心里那叫一个悔啊,我应该也上去的啊,坐在自家老婆身边,就算怕,也有个温柔的怀抱等着自己,怂什么怂啊?真是的!
   海盗船结束后,江劲腾马上跑过去,一把抓住邵逸辰,“我也要玩!”
   邵逸辰很惊讶,怎么态度说变就变?“你不怕了?不会吧,就看着我们玩了一次就不恐高了!”还有这种操作!?
   “不是啊,看你玩的那么开心,感觉上没那么可怕了吧!”江劲腾接着从后面挽着他,拍拍他的胸,“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吗!?”
   “呦呦呦!”蒋昀霖学着江劲腾的动作在赖东贤身上又重复了一遍,“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吗!”带着调侃意味,还瞥了邵逸辰一眼,成功的把邵逸辰闹了大红脸!
   江劲腾也不做声,不管不顾,就让邵逸辰一个人脸红,自己就像不是当事人一样在一旁笑。邵逸辰气不过,扯着江劲腾的衣摆往他腰间就是一掐,“嘶~干嘛!”江劲腾根本没想到他会来这招,完全没防备之心,给他掐了个正着。“嗯?不干嘛啊?摸一摸而已,怎么了吗?”邵逸辰抬起头,笑的像狐狸一样,双眼眯起,看着江劲腾。“没没没,什么事都没有!”
   其他人无语,喂!你属性暴露了!

今天翻旧文,发现有坑,不过我很有可能不会填了,这是最后的一点存稿,不过应该也没有人看,我发是因为不希望自几有遗憾。

人设都崩了!

  自从邬童和尹柯在一起后,班小松欲哭无泪。
  每次放学后,训练时,两个人就在那里眉目传情,再不就是寒虚问暖,特别是邬童,比如,“柯柯,你累吗?”,再比如,“柯柯,你要喝水吗?”
  班小松只想咆哮,你妹的,你柯柯不累,你柯柯不渴,但老子渴啊,为什么我渴时就只有一句话,“自己去买。”这特么差别也太大了吧!!!
  班小松心累,狗子你变了,说好的高冷男神呢?说好的冷漠天才呢?狗屁,谈个恋爱,人设全崩了!
  令班小松无语的是,他好声好气的去劝了一下邬童,“邬童,嗯,其实我觉的你和尹柯,嗯,有点点,高调。”“并不是我们高调,而是你身为一只单身狗看不惯我们恩恩爱爱!”
  班小松只想发一连串的黑人脸问号???EXM
  单身狗表示,请不要欺负单身狗!!!

作者:我是来搞笑的,不喜勿喷!

不,这不是重点

  第二天,学校。
  尹柯邬童两人看着对方的黑眼圈心思各异。
  邬童:老婆你可别要又跑了!
  尹柯:你是谁?你在哪?你为什么在这里?
  ……
  两人一天没有说话。
  实际上是尹柯整天都在逃。
  放学了,尹柯训练清了假,往四周瞥了瞥。嗯,不在。
  刚准备走,就被突然拉到了更衣间。
  还没看清楚来人,就被抱住了。嗯,知道是谁了。
  “不要再逃了。”
   尹柯恁了恁,回抱他,“嗯,好。”
   邬童听了一喜,随后又皱了皱眉,“你这么快就不怕我了?”
   尹柯疑惑的看他,“谁说我怕你了?”
  “那你跑什么?”
   尹柯一听这话,生气了,“谁说我跑就是怕你了!我只是还没接受我喜欢的人居然不是人!”
   尹柯说完话感觉有什么不对,还没想清楚就被吻住了。
   尹柯惊呆了,就这样呆呆的被吻着。
   尹柯不知道,邬童的内心因他的一句话泛起了涟漪,从此不再平静。
   所以,邬童不再忍,遵从了内心的想法,吻了尹柯。
  邬童:原来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
   这才是重点。

作者:这是『这是重点?』的后续。这样的结局大家还满意吗?反正我只能写到这里了,不喜勿喷哦!

这是重点?

  当邬童真的是梧桐树妖时,尹柯该怎么办?

  一天下午,邬童尹柯训练完一起回家。
  班小松因为想着喜爱的动画片早早飞奔回家了。
   一路上,两个人时不时说几句话。
   邬童此时的心情是紧张的,毕竟,平常都是三个人,很少有两人单独一起的时间。
   邬童一紧张,妖力没有掌控住,变回了原型,梧桐树。
   而尹柯则一脸懵,人呢?还有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棵梧桐树?刚刚都没有的?
   邬童的内心是崩溃的,完全没有想过会有这种情景,一激动,又变回来了,直接暴露在尹柯眼前。
   尹柯受到了惊吓,说了一句话就跑了。
   邬童则一脸黑线,重点在这里吗?
   尹柯说的是:原来这就是你叫邬童的原因吗?
   这就是尹柯的回答,就这么办!

作者:一时的脑洞,可能会有后续,但请不要太期待,因为几率很小的。

内心戏什么的不要太丰富

邬童:班小松,尹柯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好相处,他不是什么好人,你以后离他远一点。
  (内心:班小松,尹柯不是不好相处,而是他与我好相处,所以你干嘛一老粘着他,他是我的,滚远一点!!)

尹柯:班小松,我是真心为你着想,邬童的身边太危险了,你以后离他远一点吧!
  (内心:班小松,邬童身边只能有一个人,那就是我,所以,你可以走了。)

班小松:你们怎么都说一样的话啊?
  (内心:嘿嘿嘿,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作者:全程ooc,不喜勿喷。

废话。

   没想到还有人在入坑,并且很幸运的被喜欢了,而且粉丝好像还在慢慢的涨,感觉旧粉都已经出坑了,自己也快出坑,但是有个坑没填完,有时间会填的,但说不准,只是看到还有人入坑感觉有点欣慰?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