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请自来

感觉自己萌的cp不太冷了!!

时间推移2

  丰河大概弄清楚了江劲腾的问题。看来今天上午江劲腾是不会来了。
  丰河重新拿起点名册,“我们继续点名吧,同学们请安静一下。”
  丰河看到下一个同学是赖东贤有点诧异,原来东贤也在这个班级啊。丰河只听妈妈说东贤在这里读书,不知道他也读的法律系,并且还在他的班级。
  “赖东贤”看了看他,丰河觉得小时候那个只会跟在他的后面喊丰哥哥的小孩一下子长大了,因为上大学的原因,很长时间没见他,变化还真是大啊,长得这么帅了。
  “到!”赖东贤朝着丰河展开了一个大笑脸,用口型对丰河说,“哥,好久不见!”
  丰河笑了笑,还是那么开朗孩子气啊。
  程清看到了他们之间的互动,心里很不舒服,叫什么哥,明明是我的哥哥才对!哼!
  。。。。。
  此时此刻,土木系的特优班里,江劲腾坐在一个头发微长齐耳,有点蓬松感,在笑的很可爱的男生旁边坐着。
  班级里很安静,没有老师,江劲腾的位置太突兀了,有的学生时不时地瞄两眼,但是又不敢太明显,只有偷偷的看。但如果被江劲腾看到的话,江劲腾就会狠狠地瞪回去,吓的同学们都不敢再看了,久而久之就没人再偷偷瞄他们了。
  江劲腾恶名远扬,从高中部带过来的,他和那个可爱的男生邵逸辰最近刚刚开始谈恋爱,因为两个人都是男生,免不了一些闲言碎语,但是因为都太过于害怕江劲腾,所以都不敢过分说他们的事情。
  江劲腾的母亲是学校的大股东,父亲是律师,姐姐是有名的法官,而他自己虽说恶名远扬,但恶的是他的脾气,学校也不乏把他当男神的小学妹小学弟,至少邵逸辰就是一个。因为不仅仅是他的身世,更因为他人长的帅,和他不管怎么玩,怎么逃课,他的成绩始终都是年级的第一名,他的聪明也是有目共睹的。
  江劲腾坐在邵逸辰旁边,时不时动手捏两下,时不时亲两下,弄的邵逸辰是又气又羞,“喂,江劲腾知不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啊,我同桌都快被你吓跑了,我也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学习,你从开学开始就一直往这边跑,你就不上课啊,我知道你聪明,又什么都不怕,但是我不聪明啊!”
  江劲腾眨了眨眼睛,一副无良的表情,“不知道啊!”说完又亲了邵逸辰一下。
  “你!”邵逸辰想生气,但又知道地点不对,有气无处发,只好耐下性子,“江劲腾,乖乖回你自己的教室好不好?”邵逸辰眨巴眨巴眼睛。
  江劲腾看他这幅可爱的样子就想欺负他,边笑边摇头,“不好~”
  邵逸辰的同桌李慕白受不了他们腻歪的样子,“我说你们能不能收敛点,大庭广众之下啊!”
  江劲腾仰起头,“怎样!?关你屁事啊!”
  邵逸辰打了一下他,“喂,你就这样对我朋友啊!哼!”
  江劲腾看他生气了,有点慌,“对不起啦,你也知道我控制不了我的脾气嘛!不要生气了,嗯?”拉拉邵逸辰的袖子,带点小媳妇样儿。
  邵逸辰笑了,“行了,知道了,那你现在回去,我就不生气了。”
  江劲腾一听到他不生气了,立刻站起来,敬了个礼,“遵命,我马上去!”最后偷了一个吻,走了。
  邵逸辰无奈的笑笑,真是拿他没办法。
  李慕白也摇摇头,“真不知道你为什么喜欢他,在找虐吗?”
  邵逸辰拍了一下李慕白的头,“你才找虐呢?我就是喜欢他怎么样!等你以后找到自己真心喜欢的人,不管他脾气如何,都会喜欢他的。”
  李慕白摸了摸自己被打的位置,“好好好,你开心就好。还有以后不准打我的头了,本来就笨,越打越笨,好不容易才分到这个班级,我可不想被你打了几下就被退出去了。”
  邵逸辰瞥了李慕白一眼,“知道自己笨就好,以后不要乱说话,小心以后笔记本没有了。”
  李慕白一听到邵逸辰说不给他笔记本了,立刻换了一种态度,“我错了,邵大人,我再也不乱说话了!我发四!”
  邵逸辰开心了,“知道就好,原谅你了!”
  这时候下课铃声响了,“下课了,小白目,我们去吃早餐吧!”
  “行,走吧!”

 

评论(9)

热度(31)